地方城市对政策意见非常大

新京报:类似处罚措施是否是第一次?

朱京海:之前在治水上有过类似的办法。辽河治理去年摘掉了重度污染的帽子,得到了认可,很重要的一个措施就是采取了断面补偿办法,实际上也是罚款,就是对每个城市,每个县河流的断面进行监测,如果超标,就要财政扣钱,罚款用于补偿受污染的下游。

新京报:地方上有抱怨吗?

朱京海:地方上何止是抱怨,它们对环保厅的意见非常大。之前断面补偿办法的时候,就有很多反对的声音,包括省政府、环保厅的压力都特别大,不过,最终还是把辽河的水治好了。大气的问题也一样,也有很多反对意见。很重要的一个反对意见是说,污染物外省来得很多,怎么办?我们强调先别管外省,先把自己的治好。

新京报:罚款扣除的是政府财政资金,这是来自纳税人的钱,法理上是否合适?

朱京海:作为省一级政府,很重要的职能就是监督各级政府是否负起了环境管理的责任。另外,大气也好,水也好,污染物排出去影响公众,用纳税人的钱用于公共的环境治理,这是合法的,创造良好的环境是公共财政应该承担的责任。

所以,对于水这块,排出污染物,就由上游城市“补偿”下游。对于大气,我们的原则就是,扣缴的罚款,用于被罚的城市,但要用在大气治理上。 (记者金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