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

自杀男童母亲:这些年他可能一直不开心

新京报:平常和孩子通电话多吗?

李昌霞:2012年还多一些。但是后来换了一家工厂,不让用手机,每天下班都晚上10点了,儿子也睡了,电话就打得少了。

新京报:印象中和儿子相处最开心的记忆是什么?

李昌霞:这孩子小时候挺闹的,但有一次我不舒服,在床上躺着,他从外面回来,蹑手蹑脚的不敢发出大的声音,还跟外公外婆说不要吵我,我当时就很开心,儿子懂事了,那时他也就四岁。

新京报:有没有想过儿子为什么选择走绝路?

李昌霞:我想不通啊,他在电话里跟我说的好好的,为什么会这样,我真的想不通。

新京报:作为母亲,你觉得自己有没有尽到责任?

李昌霞:我对他的关心太少,总以为外公外婆对他好、舅舅舅妈对他好就可以,等攒够钱我有大把的时间好好陪他。我不是一个好母亲。

新京报:如果能重来,你觉得怎么做能避免悲剧?

李昌霞:这孩子承受了太多,我们都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,现在想想,这些年他可能一直不开心,只是我们不知道。如果真的有的选,我情愿没生下他。现在的这个结果,对活着的死了的都太残酷。(记者 卢美慧)